9.3 決定命運的因素常常在主動邊界之外

作者/李笑來

本書作者李笑來。本站遵循 CC-BY-NC-ND license協議以轉載本書!

讓我們從一對看起來是對立的概念說起:

主動被動

一般來說,主動與被動被認為是反義詞。“主動” 通常被理解為積極的、正面的,而相對地,“被動” 常常被理解為消極的、負面的。

9.3 決定命運的因素常常在主動邊界之外

這絕對是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凡是對你產生重大影響的,都不是你所能控制的……

換言之,這是更普遍的現象 —— 決定性因素基本上都在你的主動邊界之外。

003

有很多例子。

比如,英國有個斯諾克球手,羅尼·安東尼奧·奧沙利文,1975 年出生。此人長得很帥,又由于他球技驚人所以顯得越來越帥越來越迷人。15 歲獲得世界青年錦標賽冠軍之后,至 2018 年,奧沙利文已經獲得了 65 個冠軍。他出桿速度極快,左手和右手同樣出色,他的注意力可以做到完全不受外界影響,甚至不想要 147 分就能打出準確地打出 146 分…… 說他天才也好,說他傳奇也罷,反正很神奇。

然而,我要說的并不是奧沙利文這個人。

在這里,我們更關注的是這些年里不幸遭遇到奧沙利文的球手們 —— 他們中的哪一個不努力?哪一個不勤奮?哪一個在自己的邊界里不夠主動?哪一個不是相當地優秀?然而他們各個都是周瑜,咬牙切齒擠出來的話是一樣的:既生瑜何生亮?

對于這些遭遇奧沙利文的選手們來說,要么選擇干脆放棄斯諾克,要么選擇放棄當斯諾克比賽冠軍的念想,他們的“命運”,因為奧沙利文一個人而變得無可奈何 —— 這個決定性因素,顯然在同時代所有球手的主動邊界之外。

從奧沙利文的角度望過去,他顯然是個罕見的成功案例 —— 在自己的邊界里主動到了極致而后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數量上來看,這就是個例,甚至是孤例,沒有任何代表性。

奧沙利文的例子就用到此為止,我只是想用這個雖然有些局限的例子很清楚地展示一個常見現象而已:

決定命運的關鍵性因素常常在主動邊界之外……

然而,對以上現象的接受是個極為重要的認知起點。在邊界之內,主動、拼命地磨練自己的各項技能,這已經是很難的事情了,然而,更為重要的竟然不是這個最難的事情,而是意識到邊界之外有更重要、更關鍵的因素;進而開始主動思考 “既然如此,那我應該怎么辦?” 進而磨練出另外一整套技巧。

所有的人都會在某個時候發出不約而同的慨嘆:

為什么總是感覺自己無論做什么都晚了一步呢?

別笑,曾經,這同樣也是我自己的迷思。用我們老家的東北話講,就是:“咋感覺總是連吃屎都趕不上熱乎的呢?!” 很可能它是個 99.99% 人遇到的普世難題…… 你覺得呢?我猜你至少會有個親戚、同學什么的,被別人這樣評價:

他呀,咱也說不上,你說怎么能干啥啥不成,干啥啥不趕趟呢?可能就是命不好罷?

這樣說或者這樣想的時候,顯然是把 “處于主動邊界之外的決定性因素” 理解成了 “”。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很多很多相對更有能力的人選擇離開中國,奔赴世界各地 —— 向往他們的夢想。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轉眼三十年 —— 偏偏這三十年基本上是中國經濟乘風破浪直至巔峰的三十年。當年背井離鄉的那些人之中,絕大多數是用經濟實力衡量自己的,于是,他們最終的慨嘆是:感覺自己的生命被掏空了十年二十年……

這是命嗎?本質上來講,這只是 “趨勢的作用” 而已,不是哪一個個體的 “命” —— 因為他們在當初那個時刻選擇離開的時候,事實上同樣可以選擇留下。所以,中性的說法只不過是:他們的選擇與趨勢走向不符。這跟在高速上堵車時以為另外一條道更快于是就變道結果卻發現和原來那條道最快沒什么區別。

決定命運的關鍵性因素常常在主動邊界之外…… 主動邊界之外最關鍵的因素是什么呢?一個詞而已:趨勢

所謂 “識時務者為俊杰”,是正確的描述,因為不理解趨勢,甚至感受不到趨勢的人,只能是平庸之輩。所謂 “時勢造英雄”,也是正確的描述,因為趨勢處于主動邊界之外,卻又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沒有時勢,就沒有英雄。


上一節:9.2. 大多數主動的人竟然不知道邊界
下一節:9.4 駕馭趨勢的最優策略只能是主動地被動
回到目錄